兰州战役概述

发布日期:2018-08-22 访问次数: 字号:[ ]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南京政府拒绝在国共两党和谈代表团拟定的《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国民党当局的“和平攻势”宣告破产。 4月2 1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当日,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突破长江天险,相继解放了南京、上海及江南的大片土地。此后,全国解放战争的形势发展迅速。5月,彭德怀指挥的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进行了陕中战役,解放了古城西安。6月下旬,人民解放军华北第十八、十九两个兵团进军西北,归入第一野战军序列,会同第一、第二兵团于7月10日至14日在陕西进行了扶眉战役。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做出了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战略决策。彭德怀按照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的作战部署一举消灭了胡宗南部主力4个军4万余人,其残部退守陕西南部与甘肃陇南地区,依托秦岭阻止人民解放军南取汉中进军四川;马步芳、马鸿逵部慑于被歼的局面,迅速向平凉、彬县一带北撤。从此,西北战局发生了根本变化,人民解放军由相对优势变为绝对优势,完全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

727日,国民政府正式任命马步芳为西北军政长官。在国民党当局来看,此时只有马步芳这条“野马”能够守住西北的烂摊子。马步芳为了感谢“知遇之恩”,死心蹋地的为国民党统治者卖命。8月中旬,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第四野战军,分别前出赣南,逼进福州,挺进湘中,使两广和四川处于人民解放军直接威胁之下,绥远和解放亦成定局。面对这种形势,国民党统帅部为保住西北和西南,争取时间,取得美国进一步的支持,以挽救其彻底失败的运,急需胡、马二部在西北作战略配合,钳制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主力不能经秦岭南下四川,因此,在广州召开西北联防,拟制了兰州决战计划,企图以马步芳部依托兰坚固防和黄河天险,吸引和消耗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主力;以集结在中卫中宁地区的马鸿逵部主力和集结在陇南徽县、成县、两当区的胡宗南部4个军分别钳制人民解放军侧背,三面夹击,挫败人民解放军于兰州外围。

    兰州是甘、宁、青、新四省交通枢纽,是国民党西北军政官公署所在地,也是国民党反动统治在西北的政治、军事中心。兰州城三面环山,北临黄河。城郊南山系金城之天然屏障,沟壑横,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是马步芳部的重点防御地区。山上有年修筑的永型工事,主要阵地上构筑有钢筋水泥碉堡群,并环山公路与各主要阵地相连接;外斜面多断崖削壁,高约610米,削壁腰部设有暗藏的机枪掩体;削壁上面挖有几道外壕,宽、约为35米,各壕间又有暗堡和野战工事,并有交通壕和暗道相通;阵地前附设有铁丝网,并密布地雷群。阵地之坚固,地形之险要,在西北确实少有。因此,青马自诩兰州为攻不破之铁城。 

    马步芳鉴于兰州决战胜否是其生死存亡关键,因此在军事、政治上进行全力准备。三个月前即修兰州工事,并积极集新兵扩编部队,先后成立骑兵第一旅、骑兵第十五旅及新编骑军、新编步兵军。在其部队中散布解放军要杀回灭教。当解放军逼近兰州时,又发给每个士兵l3元白洋,收买军心。同时处心积虑研究战对策,周密部署兵力:以其力马继援的82军、马步銮的129军、3个骑兵()3个保团等部约5万余人据守兰州,并以精锐82军谭呈祥的100师、韩有禄的248马振武的190师防守马家山、营盘岭、沈家岭三大主要阵地;以129军马璋的181师防守城东东岗镇,杨修戎的357师防守城西小西湖、七河,马步康的骑兵8师及长官公署直属队一部防守黄河北岸盐场堡至白塔山一带;以周嘉彬的120军、黄祖勋的91军和马鸿逵部81军共3万余人于兰州东北景泰、靖远打拉池地区布防,保障兰州左冀安全,相机侧击人民解放军;以新组成的骑兵军约两万人控制洮沙、临洮地区,保障兰州右翼安全。812日,马步芳成立兰州决战指挥部,由他的儿子马继援担任指挥官,全权指挥马家军进行兰州战,指挥所设于黄河北岸庙滩子。

    7月中旬,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宝鸡虢镇文广村召开军以上干部会议,一野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传达了毛泽东关于要重视马家军的指示打马是一个较为严重的战役,千万不可麻痹轻敌,疏忽大意。”86日,中共中央军委又电示彭德怀:据一般了解,青马残暴,在其主力未被歼前,对我敌意甚深,而回民中间又不若宁回曾受过我好影响,故对深入青马老巢寻其主力决战,必须谨慎行事,大意不得彭德怀遵照军委指示,决心以一部兵力钳制马鸿逵、胡宗南部,集中优势兵力歼灭马步芳部主力于兰州,尔后再聚歼马鸿逵部。部署是:以周士第的第十八兵团之张祖谅、袁子钦的60军,韦杰、徐子荣的61军以及王震的第一兵团彭绍辉、罗贵波的7军留置宝鸡、天水地区,继续钳制胡宗南部,保障野战军主力左侧与后方的安全;以杨得志、李志民的第十九兵团曾思玉、王昭的64军进至固原、海原地区,钳制马鸿逵部,保障野战军右侧安全;以王震的第一兵团部率贺炳炎、廖汉生的1军,郭鹏、王恩茂的2军,附第十八兵团刘忠、鲁瑞林的62军为左路,由秦安、武山经陇西、渭源、临洮、临夏,尔后北渡黄河夺取西宁,截断兰州马家军的退路,并随时准备参加对兰州之作战;以许光达、王世泰的第二兵团部率黄新廷、朱明的3军,张达志、张仲良的4军,罗元发、张贤约的6军为中路,经通渭、马营镇、内官镇和洮沙县向兰州城南、城西攻击前进,如马家军先退西宁,即行追击,协同第一兵团歼灭之;以第十九兵团郑维山、王宗槐的63军,邱蔚、王道邦的65军为右路,沿西兰公路及其以北向兰州城东攻击前进,会同第二兵团歼灭兰州马家军。

     811日陇东南战役胜利结束,1 2日,第一野战军各部队冒着酷暑分别向兰州挺进。至20日,第一兵团在攻克临洮、康逼临夏;第二兵团和第十九兵团在开进途中,由于马家军不战而退,顺利地占领了定西、榆中并抵进兰州外围。野战军司令部在榆中县乔家营成立了战役指挥部。此时,攻兰兵团判断马家军有弃守兰州的可能,认为稍有迟延,将会失战机,因而在末作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于21日向兰州以南古城岭、狗娃山、营盘岭、沈家岭等战略要地发起攻击。激战日,不仅无进展,反遭较大伤亡。青马见解放军初攻受挫,以为胜利在望,气焰更为嚣张。据此,彭德怀当即决定暂停进攻,以三天时间认真总结经验,周密侦察,调整部署,改进战法,准备攻坚

   由临洮继续西进的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于22日攻占临夏,增加了对兰州马家军右翼的威胁,迫使马步芳由兰州抽调骑兵第八师、第十四师回西宁担任守备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在临夏地区一面作参加攻击兰州准备,一面调查黄河渡口,修造船筏,准备由永靖循化北渡黄河,迂回于兰州西北,围歼兰州马家军  

     823日中共中央军委指示彭德怀马步芳既决心守兰州,有利于我歼灭该敌。为歼灭该敌起见,似须集中三个兵团全力于攻兰战役。王震兵团从上游渡河后似宜迂回于兰州后方,即切断兰州通青海及通新疆的道路并参加攻击;而主要是切断通新疆的路,务不使马步芳退至新疆,为害无穷。野司令部根据军委指示,向各部队发出攻城战术指示,要求各部队克服轻敌思想,仔细侦察,周密计划,充分准备,不攻则已,攻必奏效,务求全歼兰州马家军。攻击部署:以第十九兵团63军攻打十里山、窦家山;65军进攻马山、古城岭;第二兵团6军进攻盘岭,4军进攻沈家岭、狗娃山,3军为总预备队。各部队重新明确了任务,调整了攻击部署。2324两日,解放军在马家军不断击袭扰之下,在秋雨泥泞中完成了攻击准备。马步芳为挽救其灭顶之灾,致电马鸿逵请求出兵援兰,但马鸿逵以宁夏吃紧为由,不肯出兵。马步芳又以十万火急电致国民党政府,惊呼共军进攻频繁激烈,情况万急千钧一发,迫不急待,求火速分催宁马和空军支援。

    8月25日拂晓,解放军向兰州马家军发起进攻,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担任主攻任务的各步兵部队,勇猛地冲向马家军阵地。4军11师31团在团长王学礼指挥下,首先攻占沈家岭阵地上的第一道堑壕及第1、2、3号碉堡,接着先头部队向第二道堑壕逼进。马家军趁解放军立足末稳,集中兵力反扑。31团在32团和33团的密切配合下,击退了马家军第一次反扑,占领了第二道堑壕,并乘势向马家军的核心工事逼进。马家军投入整营整团的兵力进行反扑,满山遍野的马家军光着膀子,挥着马刀,狂呼乱叫,横冲直闯;指挥官手举长刀,大呼大叫,进行督战。解放军不分干部战士,奋不顾身地与马家军展开搏斗。阵地上刀光血影,杀声冲天,硝烟弥漫,战斗越来越烈。经过多次肉搏战,终于打退了马家军的反扑,但部队也受到了严重损失,31团只剩下170多人,干部绝大部分伤亡。在这种情况下战士们仍顽强地坚守着既得阵地。这时,4军指挥所急调10师30团前来支援,继续猛攻沈家岭;同时命令28、29团猛攻狗娃山。战斗进行得非常激烈,解放军每打垮马家军的一次反扑,随即乘胜出击,逐步向前发展。经过13个小时的激烈争夺,第四军终于攻占了沈家岭与上、下狗娃山等主要阵地,毙伤马家军3800余人,自身亦付出了很大代价,全军伤亡达3000多入,其中团级干部就有16人,31团团长王学礼、30团政委李锡贵、32团副团长马克忠等壮烈牺牲。

    6军为夺取营盘岭马家军主阵地三营子,将42门山野炮及迫击炮组成炮群,猛烈轰击马家军阵地,支援步兵冲击。部队冲到主阵地时,由于削壁又高又陡,马家军凭借钢筋水泥暗堡拚命抵抗,任主攻任务的17师50团,几次攻击都未成功。运动到马军阵地前沿的四个连队一时上不去、下不来,暴露在马家军的火力之下。在紧急关头,七连指导员曹德荣,抱着三个炸药包冲上去,舍身炸开了突破口,用自己的生命为部队开辟了胜利的道路。马家军指挥官以机枪、大刀督战,驱赶大批士兵向解放军反冲达七次之多,但均被击退。14时,三道削壁防线被解放军突破,守主阵地三营子的马家军大部被歼。17时许,残余的马家军溃退,营盘岭被解放军全部占领。

   63军进攻窦家山的战斗一打响,双方就短兵相接,激烈争夺。1230分解放军占领了窦家山1号阵地;13时占领了3号阵地。此时,马家军兰州决战指挥部总指挥马继援急忙调兵遣将,并在王牌师100师组织了大刀敢死队、督战队、执法队,采取了歃宣誓、喝护身符及攻上去赏银元,战死就升天?等欺骗宣传,鼓动士兵们誓与解放军决一死战。至15时,先后组织了七次大的集团反冲击和无数次小反扑,均被解放军击退,接着马家军又组织了约一个团的兵力,向解放军发起强大的反冲击,马家军的士兵摇晃着大刀,寒光四射,窝蜂冲上解放军阵地。一阵拚杀之后,大部被解放军歼灭,一部逃往窦家山西侧沟洼里。17时许,第198师占领了窦家山全部阵地,军主力直插东岗镇和兰州城东门。

65军在马山、古城岭上与马家军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解放军冲上去,马家军冲下来,双方激烈争夺达五小时之久,往返拉锯20余次,解放军才巩固了既得的第一、二道外壕。接着解放军连续打垮了马家军14次反冲击,于17时攻占第三道外并迅速向纵深发展,占领了古城岭主峰,马家军伤亡惨重。午夜,山上残余的马家军全部肃清,马架山战斗胜利结束,歼灭马家2600余人。

     经过一整天的激战,马家军南山主阵地被解放军相继占领,胡宗南、马鸿逵部尚未出动援助,马家军坚守兰州的决心遂发生摇,当晚利用夜暗开始全线撤退,企图通过黄河铁桥逃往青海。午夜,已运动至狗娃山的第三军发觉马家军逃跑,旋即发起追击,入西关,直插黄河铁桥,切断马家军的退路。这时,溃退之马家军不断涌向桥头,铁桥上车马拥挤,你争我夺争先逃命,解放军以猛烈火力射击,桥头上的人马死尸越堆越多,几辆弹药车在桥上中弹起火,弹片横飞,堵塞了通路。成批的马家军士兵跳入黄河,拽着马尾泅渡,溺死者不计其数。262时,解放军歼灭了扼守桥头的马家军,完全控制了黄河铁桥,堵死了争相逃命的马家军的退路。与此同时,解放军攻入城区的各部队与马家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负隅顽抗的马家军大部被歼;天亮后,城内各要点被占领。10时,解放军越过黄河铁桥,占领了白塔山。至12时,城内马家军残余被肃清,兰州战役胜利结束。

 兰州战役,解放军歼灭马步芳精锐100师、248,青海保安1甘肃保安2团、4团全部;第190师,181师、357师大部,共计27000余人,余部全部溃散。人民解放军伤亡9500余人。兰州战役的胜利是在党中央和毛泽东、彭德怀、贺龙、习仲勋的直接指挥下,第一野战军将士前赴后继、浴血奋战的结果,是第一野战军主力在西北战场上进行的最后一次战役决战,也是解放大西北作战中规模最大的一次城市攻坚战。兰州战役的胜利进行,动摇和瓦解了国民党反动派在西北地区的政治统治,消灭了国民党在西北地区战斗力最强、反共最坚决的马步芳主力,使西北其它国民党军队完全陷于分散、孤立的境地;粉碎了国民党政府坚守西北,屏障西南,待机重来的战略企图,为彻底解放甘、宁、青、新四省辽阔的疆土奠定了基础;加快了全国解放战争的进程,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精彩华章。

   榆中解放以后,彭德怀在榆中县连搭乡乔家营设立了第一野战军指挥部,杨得志、李志明在定远镇猪嘴岭设立了十九兵团指挥部,罗元发、张贤约在和平镇邵家泉设立了6军指挥部,63军在金崖镇尚古城设立了政治部,在歇驾嘴和李家庄设立了战地医院,在清水驿和甘草店设立了后方医院。在皋榆工委和金崖工委的领导下榆中县成立了皋榆工委协军团,组织和动员全县人民出人出力,投入空前的支前活动,留下了一幕幕民拥军、军爱民的感人故事。在榆中境内的窦家山、古城岭、马家山、十里山等地,解放军与马家军进行了激战,解放军歼灭了马步芳王牌82军最精锐的100师和青海保安团,打开了解放军进军兰州的东、东南大门。

   在1949年3月地下党就开始为兰州战役做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地下党组织派人来到榆中县甘草店与流落红军唐代培进行接触,商议解放军进军兰州的给养问题,认为甘草店这个地方是西兰公路的要道,东西南北的交叉点,又是物资较为雄厚的一个重镇,要紧紧抓住这一有利条件,开展工作。按照地下党组织的指示,唐代培等人在甘草店周边积极地发动群众反对国民党的掠夺和迫害,宣传党的方针政策。

6月,金崖工委按照皋榆工委的指示,在榆中县苑川河一带开始着手成立支前工作的群众团体。7月底,皋榆工委指示东区工委将部分党员暂时疏散,协助金崖工委开展支前工作。8月初,进行了研究部署,决定成立“协军团”。以金崖工委所属党员为主,联合东区工委疏散下乡的党员以及兰州回乡进步学生,成立了“皋榆工委协军团”,团部设在金崖尚古城沈秀峰开办的“福元泰”烟坊里。此时,马步芳部队从陇东溃散西逃,沿途抢劫民财,奸污妇女,抓兵拉夫,人民群众非常恐慌和痛恨。为了保护群众,协军团动员群众坚壁清野,让青壮年和妇女到北山地区躲避。老年人看守空房,户户门加锁,村村无行人,气氛异常紧张。

814日,协军团在“福元泰”烟坊的大门口公开挂出“皋榆工委协军团”的牌子,协军团由秘密活动转为公开工作。这时,解放军先头部队也到了金崖,与金崖工委和协军团领导人取得了联系。

为了尽快地动员群众支援人民子弟兵解放兰州,协军团一面派人到山里宣传解放军到来的消息,动员他们迅速返回家中,一面大力宣传党的政策,消除群众顾虑,安定民心,组织群众迎接解放军,借粮借草,支援前线,给部队介绍榆中和兰州的社会情况,派人给部队带路;帮助部队侦察敌情等工作。

816日, 二兵团作为中路从龙泉、新营进入榆中地区,经过上庄、马坡、银山、兰山向兰州的西、南两个方向前进,其中6军一部进入榆中县城,在县城击溃马家军侦察部队一个连,解放了榆中县城,6军指挥部随部队进入榆中县城。19日,617师攻占了九条路口、靳家庄西山以及郭家寺阵地,16师也按时完成了扫清外围的任务,6军进入了主攻皋兰山主峰营盘岭,从南面包围马家军。为了便于指挥,6军指挥部也移到九条路口以北的邵家泉一带。411师占领阿干镇,从西面包围马家军。

十九兵团也于16日解放了榆中的甘草店、清水驿、夏官营、金崖、连搭、定远一带。19日,63军进驻金家崖、岳家巷,65军进驻定远。也就在同一天,第一野战军在乔家营设立了第一野战军指挥部,彭德怀开始在榆中境内指挥兰州战役。十九兵团在定远镇歇驾嘴设立指挥部。63军在金崖镇尚古城设立了政治部。解放军在歇驾嘴和李家庄设立了战地医院,在清水驿和甘草店设立了后方医院,在方家泉、范家营、马家山、邵家泉等地设立了战地包扎所。

20日,第一野战军二兵团与十九兵团从东、南、西三面完成了对兰州的包围。同日,彭德怀带领部分指挥员到二兵团6军指挥部驻地邵家泉视察。

兰州是甘、宁、青、新四省之交通枢纽,是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所在地,也是国民党在西北的政治、军事中心。兰州城三面环山,北临黄河。榆中的窦家山、古城岭、马家山、十里山、郭家寺等山系,沟壑纵横,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是省城兰州东、东南的天然屏障,是马步芳部的重点防御地区。山上有多年修筑的永久型工事,主要阵地上构筑有钢筋水泥碉堡群,并有环山公路与各主要阵地相连接;外斜面多断崖削壁,高约6至10米,削壁腰部设有暗藏的机枪掩体;削壁上面挖有几道外壕,宽、深约为3至5米,各壕间又有暗堡和野战工事,并有交通壕和暗道相通;阵地前附设有铁丝网,并密布地雷群。三个月前马步芳接收了兰州以后,对兰州的工事进行了加固和维修。阵地之坚固,地形之险要,在西北确实少有,青马自诩兰州为攻不破之铁城。

21日,解放军按照彭德怀的命令用9个团的兵力向十里山、窦家山、古城岭、马家山,营盘岭等兰州外围主阵地发起试攻,其中十九兵团65军和63军投入五个团从榆中的窦家山、古城岭和十里山三个方向攻击马家军。由于攻击准备不足,仓促投入战斗,同时在千里追击中,敌人不战而逃,指战员中轻敌思想有了新的滋长:有些指挥员唯恐敌人跑掉,不看地形,不察明敌人兵力火力的部署,没带爆破器材和炸药,更没有组织步炮协同,一上阵地就带领部队向敌人猛冲,有个连队甚至还没有弄清攻击目标就急急忙忙往上冲;有个团长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竟说 “给我两个钟头.保证完成任务!”经过21日、22日两天的攻击,部队打得非常勇敢顽强,并多次和敌人肉搏,虽然给敌人以很大杀伤,但却没有夺得敌人一个阵地,自已的伤亡也很大。二兵团以四个团的兵力向敌人试攻,也未奏效。彭总根据这种情况,果断地下令停止攻击,迅速进行阵地总结。他指出,部队试攻受阻的主要原因是轻敌,其次是敌人顽强,工事坚固。并说这次试攻,时间仓促,部队准备不够也是原因之一。

当天,彭德怀司令员、张宗逊副司令员向中央军委电告进攻兰州情况。同时,以第一野战军司令部名义发出进攻兰州的战术指示,强调指出:“青马匪军为今日敌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在全国也是有数的顽敌,我们对他须有足够的估计,并作充分的精神准备,力戒轻敌骄傲急性。”要求各部:“进攻时需仔细侦察,精密计划,充分准备”,“须集中优势兵力、火力、技术于一点,一个一个山头、房舍、阵地、逐次地歼灭敌人。不攻则已,攻必奏效……”。彭德怀司令员亲自深入各部队具体指导分析初战失利原因,认为主要是轻敌,准备不充分,火力组织不够严密,步炮协同不好。命令大家要认真总结经验,充分做好准备工作,待命总攻。

6军在指挥部驻地邵家泉召开会议总结试攻受挫原因时,彭德怀给6军军长罗元发打来电话,进行安慰,并作了自我检查。他说:“4军攻狗娃山,65军攻马家山也未得手。看来野司发起总攻的时间是仓促了些,使你们的准备工作受到一些限制。”接着,彭德怀在电话中简要地介绍了当时西北的战局。彭总要求6军利用三天时间好好休息,充分进行准备,争取一举攻克营盘岭。”

823日,彭德怀来到19兵团63前沿阵地视察,召开了师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了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重要指示。彭总说:“部队试攻受阻,其主要原因是轻敌,次要原因是敌工事坚固,敌人顽强。这次试攻是我决定的,时闭仓促,部队准备不够。不过,通过试攻,也达到了了解敌人的目的。你们要告诉部队沉住气,总结经验教训,仔细研究敌人,扎扎实实地做好准备工作,待命向敌人发动总攻。”

按照彭德怀的指示,各参战部队反复察看地形,探索道路,进行沙盘作业,并组织力量按交通图改造地形,大力动员一切人力、畜力和交通工具、交通物资器材,经过两天的时间,做好了总攻准备。

25日总攻,63军攻占了窦家山、十里山,65军攻占了古城岭、马家山,歼灭了马步芳王牌82军最精锐的100师和青海保安团,打开了解放军进军兰州城的东、东南大门窦家山战斗一打响,双方就短兵相接,激烈争夺。15时以前,解放军击退了马家军组织的七次大的集团反冲击和无数次小反扑15时以后击退了马家军组织的一个团兵力的反冲击,17时许,占领了窦家山全部阵地,消灭了马家军3000多人。在马山、古城岭上与马家军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解放军冲上去,马家军冲下来,双方激烈争夺达五小时之久,往返拉锯20余次,解放军才巩固了既得的第一、二道外壕。接着解放军连续打垮了马家军14次反冲击,于17时攻占第三道外并迅速向纵深发展,占领了古城岭主峰。午夜,山上残余的马家军全部肃清,马山战斗胜利结束,歼灭马家2600余人。

从8月16日榆中解放以来,榆中人民在党组织的领导下,投入轰轰烈烈地支前活动。皋榆工委协军团成员按照事先的分工,有的组织群众给解放军带路,有的发动群众欢迎解放军,有的抓紧筹集粮草。为了搞好支前工作,协军团分别从苑川河东面的过店子村到西面的黄家庄村设立了6个支前站,由地下党员或协军团成员负责支前工作。在苑川河沿岸没有设立支前站的村庄,组织在各村的协军团成员及进步学生积极地投入支前工作。这个时候,金崖地区的粮食都还没有打碾,而且绝大部分粮食没有上场,分散在各个地头,给筹集粮食带来很大困难。负责筹集粮草的协军团成员,一面动员群众快拉快运快打碾,边碾边送交部队,一面动员存有旧粮的农户,把粮食拿出来支援前线。金崖地区共给部队筹集粮食800多石以及一大批猪、羊、鸡等肉食。

甘草店支前站为解放军筹集了小麦100多石,其中甘草店的二十多家粮店筹集了50多石,在外地预借了60多石,发动当地的七八家面粉加工作坊,昼夜加工,同时发动有小磨的农户帮助加工。车辆组准备了大小车辆60多辆,运送粮食和转运伤员。

青城支前站从榆中解放到兰州战役胜利结束后的9月初,共筹措粮食18万斤,派出支前民工2500人次,支前牲畜2200多头次。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经过青城沿黄河北上解放宁夏,支前委员会动员羊皮筏子40多个,木船3艘,护送解放军横渡黄河。并选派技术好的86人当皮筏手,由高璠负责随军北上,宁夏解放后才回到家乡。

在支前活动期间,榆中县涌现出了众多冒着生命危险为解放军义务做向导的群众,其中就有在古城岭上英勇杀敌的农民向导胡兴国,在攻占郭家寺阵地时勇敢地将解放军旗帜插上敌人阵地的董永福,为解放军带路英勇献身的白银贵、蒋得宝同志。在清水驿乡后方医院展现了军爱民的一幕。在清水驿乡,解放军军医为马家军打伤的王栓子义务疗伤。王栓子在追赶脱缰的骡子途中,遇上了马家军,被马家军抢走了赖以生存的骡子,骗取了仅有的三块大洋,还要抓他去做脚夫。在他拼命逃走的时候,被马家军击伤。战地医院对他进行包扎治疗,还不收医药费。这一切被他的岳父看在眼里,暖在心里,发出深情地赞叹,“现在西北的天真正晴了,苦难的日子从此一去不复返了。”在马家山战斗的关键时刻,书写了民拥军的感人一幕。在马家山总攻期间,解放军和马家军之间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冲锋和反冲锋的战斗,为了给解放军运送弹药和抬伤员,马家山当地的群众头顶着呼啸而过的子弹穿梭于山下的交通壕里运送弹药,有的背一箱,有的扛两箱。担架队员们把伤员烈士抬下阵地,有的老乡给伤员腾房子,有的给烈士献棺木,献木柜子和白布。正是当地群众充分发扬不怕苦、不怕流血的精神,人背肩扛为解放军运上了一箱箱地弹药,保证了解放军进攻马家军所需的武器弹药。

在兰州战役和随后的解放军进军青海、宁夏期间,榆中全县为解放军筹集粮食2250万公斤,动员支前民工3.5万人,出动支前牲畜1.7万头,支前大车1500多辆(次),将粮草、马料送往解放军驻地和前线,有力地支援了兰州战役,写下了民拥军的不朽篇章。

                  

                    (节选《兰州战役在榆中》)

                     (兰州市党史办公室  宣)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