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英烈 追忆岁月

发布日期:2018-08-22 访问次数: 字号:[ ]


 

 ——兰州战役营盘岭战场

一、兰州战役军事战略背景

1949年8月,解放战争进入后期,国民党最后的主力部队往西北西南方向逃却。兰州作为西北的第二大城市,同时也是国民党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办公地。兰州是进入青海新疆等地的咽喉,地理位置及其重要。为了尽快消灭西北国民党残存实力,中央军委决定彭德怀指挥第一野战军进行兰州战役。兰州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甘肃省兰州地区同西北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战略决战,战役发起于1949年8月12日,经过窦家山、古城岭、马家山、营盘岭、沈家岭、狗娃山、黄河铁桥等激战。担任这次战役总指挥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同志根据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关于向全国进军的战略部署和对兰州作战的指示,发出攻取兰州、西宁的作战命令,决心以一部兵力牵制胡宗南、马鸿逵两部,集中优势兵力歼灭马步芳部主力于兰州地区。

二、攻守双方部署

国民党军守方部署:

兰州地区作战由秦陇兵团(秦陇兵团下辖第82、第129军和2个骑兵师、3个保安团等约5万人)司令官马继援统一指挥。马步芳鉴于兰州决战的胜负是其存亡的关键,以82军100师加青海保安一团守东岗十里山,窦家山,古城岭,马架山,其中青海保安一团守窦家山。82军248师守营盘岭(皋兰山南梁)。82军190师守沈家岭,狗娃山,其中569团加568团一个营守沈家岭,568团二个营守狗娃山。129军357师(受190师指挥)守小西湖。小西湖在狗娃山西侧后,只起掩护作用。新编1师率一个团作为预备队,357师也有预备队意义。

解放军攻方部署:

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关于向全国进军的战略部署和对兰州作战的指示,发出攻取兰州、西宁的作战命令,决心以一部兵力牵制胡宗南、马鸿逵两部,集中优势兵力歼灭马步芳部主力于兰州地区。8月5日第一野战军政治部发出了解放大西北的政治动员令。其部署是:19兵团63军攻十里山、窦家山,65军攻马架山,古城岭,2兵团6军攻营盘岭,4军攻沈家岭,狗娃山。由于沈家岭地势高于狗娃山,攻克后更有利于控制局面,因此4军以沈家岭为首选目标。3军牵制小西湖敌人并做总预备队。

此次营盘岭作战确定了正面强攻的进攻方向,由第一野战军第2兵团第6军军长罗元发率6第17师和第16师,攻占皋兰山主峰营盘岭。第17师担任主攻,第16师配合。 

三、试攻阶段

鉴于我军对兰州敌军只是三面包围,北面退路黄河铁桥仍然在敌人控制之下,不能排除敌人在我大军压境下突然逃跑的可能性。第一野战军参战部队全部到达兰州外围后,为了防止“青马”西逃,我军提前发起兰州战役,彭德怀下令部队于21日拂晓投入攻击战斗。

这次首攻敌人守军的第一野战军部队有63军、65军、6军、4军共9个团的兵力,攻击方向分别为被称为“兰州锁钥”的马家山、营盘岭和沈家岭三大主要阵地。但是,经过两天激烈的战斗,没有攻下一个阵地,我军却遭受了重大伤亡,其中仅65军就伤亡近800人。彭德怀当机立断,命令部队停止攻击,要求所有指战员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分析防御特点,侦察敌情与地形情况,重新调整我军战斗部署与火力配备,有针对性地改变战术。同时,彭德怀以第一野战军司令部的名义发出《关于进攻兰州的战术指示》,强调指出:“‘青马’匪军为今日敌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在全国也是有数的顽敌,我们对他须有足够的估计,并作充分的精神准备,力戒轻敌骄傲性急。”

8月23日,毛泽东致电彭德怀:“马步芳既然决心守兰州,有利于我军歼灭该敌。为歼灭该敌起见,似须集中三个兵团全力于兰州战役。”, “ 并须一次打不开而用二次、三次攻击去歼灭马敌和攻占兰州。”彭总立即于24日在直门沟召开团以上干部大会,总结经验教训,并要求主攻部队在总攻打响后加强火力攻击。

四、血染营盘岭

8月25日拂晓解放军对敌军发起总攻。在炮兵火力支援下,向敌军发起攻击。

位于三营子的营盘岭在皋兰山东南约5公里处,海拔2171米。山势险要,易守难攻,为兰州东南天然屏障。明代以来屡为设防驻兵之地,故名营盘岭,是兰州解放战争遗址之一,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营盘岭东邻红沟、南背三营子、西傍花寨子、侯家岭之间山崖、北面二营子,面积约1平方公里,是兰州城南的天然屏障,其主峰为皋兰山。营盘岭防御工事与西边的沈家岭和东边的马架山阵地,互相衔接,互为依托,是国民党在抗日战争时期修筑的军事工事,构成对解放军的整个防御体系。当时,国民党军将营盘岭、古城岭、沈家岭、狗娃山作为防守兰州的主阵地,这里也是兰州战役的主战场。营盘岭上现存有当年国民党军队修筑的碉堡三座,保存较好的碉堡二座,已坍塌一座,三碉堡呈“品”字型布局。碉堡内两个方形的射孔,正对准前方的沟壑。从后面的斜坡进入碉堡,分前后两室,前室是射手射击的地方,后室是装子弹的地方,墙壁上有一个长方形的小洞,是用来放煤油灯的。整个碉堡里面比较狭小,仅能容下四五个人。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以一个工兵团,外加3000民工,整整修筑了半年多。之后,马步芳又派了一个工兵营,还有数千名民工,又加修了3个多月。这些永固性工事,总耗资数百万元之多。营盘岭战役之前,敌军在山上构筑了很多坚固的防御工事,可互相依靠,互相支援,纵深达14公里。

营盘岭阵地上,有一组用钢筋水泥筑成的环形集团工事,即营盘岭的主阵地。主阵地以钢筋水泥明堡与暗堡,构成核心的集群工事。围绕主阵地三营子的山梁,自上而下有环形峭壁3道,每道高约5米,峭壁外挖有6米多宽的外壕,外壕内外均设有铁丝网,布满了小型航空炸弹,每枚炸弹重13.6公斤。炸弹与不同型号的地雷连接成梅花雷或连环雷。整个阵地上,明碉暗堡

火力组成交叉火网,并以可容纳2个营兵力的地道相互串通,既能打,又能藏。驻守营盘岭的是马步芳的精锐主力第82军(骑兵)军长马继援(马步芳之子)统一指挥。第82军、第129军和2个骑兵师、3个保安团等约5万人防守兰州,重点据守南山各要点和城区。

营盘岭是南山的最高峰,山上有钢筋水泥明碉暗堡,从上到下有3道环形9米垂直峭壁。峭壁上沿挖有壕沟,壕沟两边布有铁丝网。壕沟之间的山坡上,布满了以25公斤航空炸弹为引爆装置的梅花雷;明碉暗堡之间,有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地道相连。围绕着山顶有三重防护阵地,自上而下分别叫三营子、二营子和头营子。一整套防御工事,把整个山岭变成了一个大碉堡。马继援认为:“营盘岭是牢不可破的铁阵”。

主攻部队之一是解放军第十七师的五十团,团长刘光汉沉着指挥战斗,副团长杨年淮带领突击营冲在最前面,全团指战员与敌人反复争夺、肉搏和拼杀,敌军也不断增加兵力,并给每个冲上前线的士兵发3个大洋作为犒赏,敌人光这膀子,穿着短裤,挎枪舞刀疯狂抵抗,解放军指战员更是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打退敌人无数次反扑,终于攻占了三营子阵地,第五十团牺牲668人,突击队第7连几乎无人生还。  

第六军1750团担任主攻、49团为二梯队,攻击营盘岭西南阵地;1646团担任主攻、48团为二梯队,攻击营盘岭东南阵地。25日凌晨,数十门大炮集中火力向敌方阵地猛烈轰击,攻打营盘岭战斗开始。当步兵沿着交通壕进到敌前沿阵地时,被三道峭壁挡住了去路,前沿部队完全暴露在敌火力之下,三个爆破组轮番爆破都未成功。

进攻营盘岭顶峰时,进攻部队伤亡过半。下午4时,第六军所有的后续部队全部投入战斗。随之三面红旗相继竖起,但旗杆被打断,红旗落下来;又竖起又落下,再竖再落下。就这样红旗七落七升,每一次起落,都有一批战士倒下。第十六师四十六团主攻营盘岭东南的敌军阵地,冲入敌军阵地,并同敌人展开白刃战,迅速攻占了敌军阵地,向敌人纵深阵地二营子、头营子发起攻击。17时,残敌溃退,第六军控制了制高点——皋兰山。第8次,十几面红旗在营盘岭主阵地上竖起来了,兰州的南大门终于被打开。

营盘岭攻坚战从25日拂晓发起进攻,一直激战到17时,全歼三营子主阵地守敌1725人,部队伤亡约1500人,仅第17师就付出了伤亡1235人的巨大代价。

敌军伤亡惨重,防御动摇,向兰州城区溃退,25日晚马继援逃往西宁。

26日午时,人民解放军彻底消灭驻守兰州国民党军阀势力,毙伤12700余人,俘虏14400余人,兰州解放。兰州战役是西北野战军为解放全西北而与敌进行的一次决战,也是西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城市攻坚战,人民解放军在此战役中伤亡9500余人。

在战斗中,我军广大指战员万众一心,前赴后继,浴血奋战,视死如归;许多营团干部始终冲杀在第一线,表现了高度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和顽强战斗、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出现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五、董存瑞式的英雄曹德荣

1949年8月担任第6军17师50团3营7连政治指导员的曹德荣,率部参加兰州战役。按照野司的作战计划,6军要首先攻占营盘岭,然后顺山梁直趋皋兰山,控制兰州市的制高点。上级把攻占营盘岭前沿阵地三营子的主攻任务交给了曹德荣同志的7连。战斗前,彭总来到7连看望战士们,他亲切地问曹德荣:“你们对解放兰州有没有信心?”曹德荣坚定地回答:“我们有信心,我们全连战士一定要完成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

8月21日,战斗打响,50团一马当先,迅速攻占了营盘岭山脚下的下庄。曹德荣向7连同志作了简短的动员后,就把7连分成两个梯队,向三营子前沿阵地冲去。7连同志们勇猛冲杀,前仆后继,所向无敌。很快就攻占了敌人一公里多长的阵地。守敌依托坚固工事,进行了拚死抵抗,7连伤亡严重,接近三营子大削壁时,全连只剩下了二十多个同志,曹德荣的身上也多处负伤,但他们仍然顽强地战斗着,占领了距敌人只有三十多米的一个据点。这时,后续部队受阻,一时攻不上来,他们便孤军奋战,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反扑,在已经夺取的阵地上坚守了4天4夜。8月25日凌晨6时,人民解放军强大的炮火轰击之后,后续部队四个连便冲了上来,但又遭到削壁上面敌人从碉堡里的疯狂射击,大削壁约有7、8米高,又陡又滑,部队一时上不去,暴露在了敌人的火力之下,伤亡很大,曹德荣看到此种情况,心中非常着急,他立刻组织力量去炸削壁,但几次都未炸开一个缺口。这时,曹德荣同志已抱定牺牲自己,为战友开辟道路的决心,便双手捧起一个小包,对到前沿来的副团长杨怀年说:“首长,这是我最后的一次党费,请你转交给党组织”。然后,他就抱起三个炸药包向削壁冲去。冲出不远,他的腹部便中弹负伤,鲜血从衣裤里流了出来。他吃力地向前爬行,用尽气力,终于爬到了削壁脚下,但削壁表面光滑,土质坚硬,无法安放炸药包。这时,战斗已到了关键时刻,延误一分钟,就会有更多的战友牺牲。曹德荣同志毅然用手托起三个炸药包,紧靠在削壁上,拉响了导火线。“轰隆”一声巨响,火光冲天,尘土飞扬,削壁被炸成一个斜坡,曹德荣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成为董存瑞式的战斗英雄。同志们沿着他炸开的斜坡,冲上削壁,消灭了敌人,把红旗插上了皋兰山。战后,第六军为七连记集体一等功,授予“皋兰山爆破英雄连”称号,遣授曹德荣同志为“特等爆炸英雄”。一野总结兰州战役时,彭总亲自表彰了曹德荣的献身精神,并把七连命名为“曹德荣连”。

在攻兰战斗中,我军广大指战员万众一心,前赴后继,浴血奋战,视死如归;许多营团干部始终冲杀在第一线,表现了高度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和顽强战斗、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出现了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兰州战役的胜利,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光辉胜利。以彭德怀同志为首的中共第一野战军前线委员会,正确贯彻执行了党中央的英明战略决策和党的各项政策,具体组织和指挥了战役,为夺取兰州战役的胜利,作出了卓越贡献。

兰州市城关区委党史办公室    

(兰州市党史办公室   宣)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