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侠父在甘南

发布日期:2018-05-23 访问次数: 字号:[ ]


                                    张广君

1923年,统治着甘边、川边及青海东南部的藏民、管辖108个寺院的拉楞寺呼图克图嘉木样,因反抗西宁镇守使、大军阀马麒的勒索而遭马麒的仇视。于是,西宁镇的骑兵突然围攻拉楞寺,嘉木样在乱兵中,出奔甘边刚察寺,嘉木样的父亲(汉名叫黄位中,藏民称他为“耶扶赛恩”)号召附近的藏民部落共计5万余骑,和马麒在刚察附近激战。最初交锋,藏民勇悍异常。他们策马扬鞭,向前直冲,使马麒的骑兵受到极大损失。后来因甘督陆洪涛派员传令双方暂时停战,静候督署的查办。请愿的藏民以为督办既然出来查办,一切当然静候解决,毫无防备地屯扎在无险可据的草原上。然而马麒却从来没有将兰州的陆洪涛放在眼里,他趁藏民毫无准备之机,促兵进攻。当马麒的骑兵冲进藏民营垒时,许多藏民还鼾声呼呼,在睡梦中突然被一阵枪声惊起,到处乱窜,无抵抗地被马麒杀了几千人,其余的只好保护嘉木样向川边溃退。马麒的骑兵于是摧毁了附近藏民的村落,焚烧寺院三十几座,屠杀妇孺共计7千多人。拉楞教区曾一度被马麒派重兵占据。惨案发生三年以来,藏民不断地向北洋政府和各方要人控告马麒,但却如石投大海,无丝毫结果,谁也没有把甘南藏民的生死存亡放在心上,甘南藏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1925年10月,冯玉祥命刘郁芬代理甘肃军务督办,率国民军入甘。嘉木样五世得知国民军开进兰州,立即派其兄黄正清率10人代表团来到兰州,希望国民军干涉马麒的入侵,并且希望国民军能够扶持这一部分弱小的民族。他们找到了当时担任国民军---政治处副处长的共产党员宣侠父,要求国民军干涉马麒入侵拉卜楞一事。

    宣侠父,号剑魂,浙江诸暨县人,1899年12月5日出生在一个家境贫寒的小知识分子家庭。他在父亲的影响下,从小学习勤奋,1920年东渡日本。侠父在日本期间,接触了马克思主义,深入了解了十月革命的经验,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1923年,宣侠父在杭州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5年,他以国民党左派的公开身份,带领一批共产党员赴张家口,到冯玉祥的国民军中从事政治宣传工作。他以饱满的政治热清,灵活的斗争策略,一方面和冯玉祥将军及上层军官广泛接触,做团结争取工作;另一方面秘密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从而开创了我党在国民军中政治工作的新局面。1925年10月,宣侠父随部队行军二千多里来到了西北重镇兰州。当时的甘肃仍处在军阀统治和封建势力的蛛网之下。宣侠父一到兰州,便在国民军中开办讲习班,讲授“三民主义”、“帝国主义侵华史”、“国民革命史”等课程,揭露封建势力的反动统治,动员广大民众参加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

    根据黄正清等人的请求,宣侠父积极支持拉卜楞寺藏族群众反对军阀马麒的正义斗争。但当时国民军只有一师人马在甘肃,根基不稳。马麒在西北甘、青地区兵多势大,在兰州也虎视耽耽地驻扎着他的一个旅。经过和特支同志研究,在甘肃督办刘郁芬的同意下,宣侠父先从提高藏民文化和觉悟入手,一步一步地引导、帮助他们展开同马麒的斗争。他以国民军总指挥部政治处党务特派员的身份热情接待了以黄正清为首的拉卜楞教区请愿团,耐心听取他们的意见,并向他们宣传民族团结、自立、自强的道理。他向黄正清等人指出:“你们的案件,不是某甲与某乙的什么纠葛,乃是一个弱小民族受地方军阀压迫的问题,这是不能完全依赖官厅来解决的。你们应该自己讲求生存的方法,不然天下不只一个马麒,你们的官司永远打不完的。1926年春,在宣侠父等人的热情帮助和积极支持下,黄正清等在兰州浙江会馆成立了“藏民文化促进会”。宣侠父教育广大会员要学习文化,增长知识,并亲自给他们讲国内外政治形势和革命道理,组织会员和进步学生到戏院等公共场所进行“打倒列强、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的宣传,参加各种活动,以提高他们的思想觉悟和工作能力。这年夏天,他们在东校场召开了誓师大会,散发了由宣侠父帮助起草的各种传单,把马麒在甘南的罪恶公布于众。

    为了掌握、了解事件的真实情况,彻底解决拉卜楞的问题,宣侠父作为甘肃督办代表于1926年8月在黄正清、罗占虎的陪同下亲赴甘南藏区。他骑马跋山涉水,克服生活和语言的困难,走遍甘南草原,积极开展工作。他耐心听取各界人士的意见和要求,启发他们加强团结,反对军阀的压迫。在昌札赫寺,宣侠父受到嘉木样活佛父亲黄位中的热情接待,并给他起了个藏族名字——扎喜才仁。黄位中沉痛地向他叙说了马麒对藏族群众的种种压迫事实。宣侠父听后说:“这次远来的动机,我并不是仅仅为你们和马麒的纠葛而来,我希望能够在你们民族存在和独立上,有微薄的帮助和贡献。至于那件官司,我想不久就会解决的。”为了发动藏民反抗马麒入侵,宣侠父建议召开一次头人大会。几天后,230多位藏区头人聚集在俄拉草地,宣侠父发表了激动人心的重要讲话,说明了组织甘青藏民大同盟的目的及其意义,并宣读了他起草的《甘青藏民大同盟成立宣言》。讲话间,宣侠父弯腰拔起一扎青草做比喻,一两根草一拉就断,捆在一起用力拉则拉不断。他号召藏胞团结起来,形成一股力量把军阀马麒赶出甘南。头人们听了非常信服,表示完全接受他关于“闭结起来,自求生存”的忠告。

从草原回到兰州后,宣侠父为藏民起草了《甘边藏民泣诉国人书》,以恳切的语言、犀利的笔锋,淋漓尽致地揭发、控诉了军阀马麒在甘南犯下的各种罪行。泣诉书不仅在省内散发,同时也寄往全国各地。这一讨马檄文,使马等封建军阀惶恐不安。

1927年初,宣侠父随军参加北伐战争,途径西安又身国民联军驻陕总司令于右任郑重提出甘南藏民的请求,请予以干涉,这样,在宣侠父等人的奔走努力和社会各方力量的逼迫下终于使马撤出了甘南。成立了拉卜楞设置局,嘉木样活佛父也回到了拉卜楞寺,甘边藏民的这场斗争在共产党人宣侠父等人的帮助下取得了胜利。

大革命失败后,宣侠父辗转西安、武汉、上海、江西、张家口等地,积极从事革命活动,1938年7月被国民党特务杀害于西安,年仅39岁。

                                   

                  (兰州市党史办公室  宣)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