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 雨 拉 卜 楞

发布日期:2012-05-10 访问次数: 字号:[ ]


 

    

 

 

          电视电影文学剧本

 

 

 

 

风 雨 拉 卜楞

 

编 剧:  袁志学

 

 

 

 

 

 

 

中共兰州市委党史办公室

 

 

 

主要人物介绍

 

宣侠父:中共甘肃特别支部委员、甘肃督办公署政治处特派员

贾宗周:中共甘肃特别支部成员、甘肃督办公署政治处处长

余凤清:兰州女子师范教师、进步女青年

黄正清:拉卜楞寺五世嘉木样之兄、藏民文化促进会会长

罗占彪:藏民文化促进会成员、藏语翻译

黄位中:拉卜楞寺总管、黄正清父亲、反马司令部首领

黄位吉:拉卜楞寺襄佐、黄正清叔父

官布才旦:美武部落头人、反马司令部成员

拉毛加布:双岔部落头人、反马司令部成员

  玛:某部落头人女儿

  布:卓玛哥哥

 

  麒:甘边宁海镇守使(反动军阀)

  麟:宁海军参谋长、马麒胞弟(反动军阀)

  寿:宁海军驻拉卜楞寺营长(反动军官)

沙月波:省文化厅厅长(反动保守分子)

魏处长:马麒派驻兰州办事处处长(反动政客)

 

 

 

   

 

场景1

蓝天白云下,古老的拉卜楞寺,姿雄气穆;清澈的大夏河,欢歌奔腾;美丽的桑科草原,花繁草绿;鹰翔高空,蝶舞花丛,牛羊遍地,藏包星罗;英俊的藏族青年纵马奔驰,漂亮的藏族姑娘歌声动人;辽阔的甘南大草原呈现出一派祥和、兴旺的喜人景象。

(画外深沉、苍劲有力的男中音):古老而雄伟的拉卜楞寺是遐尔闻名的藏传佛教圣地。以拉卜楞寺为核心的甘南草原是甘肃南部藏族人民世代生活的美丽家园。八十多年前,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甘南藏族人民众志成城,英勇反抗封建军阀的残酷剥削与压迫,最终将祸害草原的马家军阀驱逐出拉卜楞,迎来了自己的胜利,从而演绎出一桩波澜壮阔、动人心弦的故事。

随着话外音推出片名“风雨拉卜楞”,在精彩片花中出现字幕。

场景2

1925年初春的一天,甘南桑科草原上。

成群结队的牛羊、马群在吃草,追逐,威武的藏獒围着牧群严阵以待,藏族儿童蹦蹦跳跳地采摘野花。

几顶帐篷前牧民们有的在挤奶,有的在生火做饭。

突然,一队穿着土黄色军服的骑兵从拉卜楞方向朝牧民的帐篷前奔驰而来。众官兵将牧民的帐篷团团围住后,为首的一名面目狰狞的军官勒住马头,骑在马上朝着周围的牧民傲慢地吼叫:

“各家各户都给我听着,据报,拉卜楞番民不服政府管制,私买枪支,谋反叛乱,为维护地方治安,我等奉甘边宁海镇守使之命,特来收缴枪马,征收罚款,有胆敢违抗者,军法不饶。”说话间,只见如狼似虎的士兵强行拉马的拉马,抢粮的抢粮,争先恐后地进入牧民的帐篷中开始抢掠。

一位藏族老阿妈连忙护住自己的小孙子私下里唠叨说:“快躲开,马寿这个魔鬼又来害人了。”

其中两个士兵对一个藏族青年大声喊叫:

“把枪交出来!”

“长官,我的枪是驱赶野兽用的,我得靠它守护牛羊啊”。藏族青年无奈地答道。那两个士兵不由分说,抢过藏族青年手中的猎枪后一顿暴打,将藏族青年打得鲜血直流。

场景3

远处村庄里,一个藏族青年发现宁海军又来抢掠,便吹响了牛角号,朝四周大声疾呼:

“马家军又来抢劫了。”一时间,藏族民兵从四面八方迅速聚集在一起,呼喊着策马向宁海军飞奔而来。

“报告营长,番兵打过来了。”一个士兵急忙向为首的马寿报告。

“不要慌,赶快去搬援军,其他人准备战斗”。马寿指挥若定,一双眼睛里露出凶光。

马寿率领宁海军数百人与藏族各部落民兵在桑科草原展开激战。战斗中宁海军使用迫击炮、机枪等重武器向藏族民兵狂轰烂射,藏族民兵用步枪、猎枪、弓箭和石块与敌人英勇作战,一时间枪炮声震天,喊杀声不断。

宁海军援兵赶到,战斗更加激烈。藏族民兵赤膊上阵,在敌群中来回冲杀。因寡不敌众,加之装备落后,藏族民兵死伤惨重。

一个头部受伤的部落首领对手下说:“撤!”

顿时,牛角号响起。藏族民兵在各首领的带领下向南部部落撤退。

残阳如血,宁海军疯狂追杀,沿途逢人便杀,放火焚烧村庄、寺院,横尸遍野,惨不忍睹。

暮色茫茫,整个草原被一片黑暗所笼罩,牧民们慌乱地赶着牛羊向远处逃离。

场景4

拉卜楞寺外广场,气氛悲壮。

面对宁海军的暴行,不满10岁的拉卜楞寺主持、五世嘉木样活佛身披甲裟,被众喇嘛簇拥着走出拉卜楞寺大经堂,在拉卜楞寺总管、父亲黄位中,拉卜楞寺襄佐、叔父黄位吉和长兄黄正清等人及众随从的陪同下,由藏兵卫队护送着,乘坐黄色锦缎小轿,依依不舍地惜别僧俗群众,离开拉卜楞寺,开始了流亡生活。

场景5

卓尼恰盖寺内,议事堂里。黄正清、黄位中、黄位吉及几个部落头人神情严肃地商议事情。黄位中对大家说:

“此次反马之战各部落藏兵死伤惨重,众多无辜妇孺惨遭屠杀,让人不寒而栗。以眼下我们现有的力量,抗拒马家军一时难以为战,更不可能驱逐宁海军撤出拉卜楞地区,而且马麒老贼有可能采取更加残暴的报复行动。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为今之计,我们不能因此而失去信心,除了组织藏兵加强防卫,发动牧民与马家军坚决斗争外,要继续向甘肃、四川省政府和北洋政府发出通电,揭露宁海军屠杀藏族群众,血洗草原的事实,控告他们在拉卜楞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这件事由位吉负责。”

“我即刻去办”。黄位吉答应道。

“另外,听说冯玉祥大帅的国民军最近到了兰州,我们不妨派人组织一个呼吁代表团,到兰州控告马麒。此事由子才(黄正清)负责,你带上桑木旦(罗占彪),尽快动身,有啥消息随时派人告知我们。”黄位中继续布置道。

黄正清:“我们准备一下,明后天就出发。”

“为了防止宁海军再来偷袭,各部落要紧密团结,协同作战,加强警戒和防范。”美武部落头人官布才旦补充说。

“藏兵卫队要切实保护好佛爷的安全,绝对不能有半点差错”。双岔头人拉毛加布特别提醒大家。

“对,对,对。”黄位中和大家对两位头人的话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议毕,众人起身离开议事堂。

场景6

西宁,镇守使署衙门,一间豪华、气派的办公室内。

身着黑色长袍的宁海镇守使马麒显得有些坐卧不宁,来回不停地跺步,忽然停住脚步,朝门外喊了一声:“来人!”

一位穿黄色军装的年轻军官迅速走进办公室后连忙问马麒:

“军帅,您叫我?”

马麒:“马副官,拉卜楞那边最近有什么消息没有?”

“那边倒没啥消息,只是从兰州传来消息说,黄位中派大儿子黄正清带着十来个人,组成一个呼吁请愿团到了兰州,向刚到兰州的刘郁芬告状去了。”副官告诉马麒说。

马麒略微有些吃惊地说:“哦,看来黄家行动倒是很快啊!依我看来,刘郁芬刚到兰州,人生地不熟的,加之他立足未稳,估计不会在拉卜楞的问题上轻举妄动的,不过,从长远打算,咱们还得提早有所准备。”

马副官:“军帅英明,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马麒:“你马上派人到兰州,带上贵重礼品,先打探一下刘督办的口气,如果他不向着黄家和拉卜楞藏民说话,咱们可以答应支持他站稳脚跟,要不然,咱们就联合宁夏、凉州、河州等镇守使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滚出兰州城。”

场景7

兰州,甘肃督办公署大门外。

两个持枪的国民军卫士左右立正站岗,目光威严。黄正清、罗占彪一行10人组成的呼吁代表团来到督办公署门前。黄正清从怀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信件对一个卫士说:

“我们是甘南拉卜楞的代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见刘督办,请你通报一声。”

卫士立即进门去通报,不一会儿出来对黄正清等人说;“督办说了,你们可以进去两个人,其它人在外面候着。”黄正清只好同罗占彪进门去晋见。

场景8

刘郁芬办公室内,陈设简单而雅致。

灰色的外套和军帽挂在墙角的衣帽架上,文案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张甘肃省地图,刘郁芬穿着白衬衣正在案前批阅文件。副官走进办公室说:“报告督办,甘南来的人到了。”

刘郁芬:“让他们进来。”

黄正清和罗占标走进办公室,将有关信件呈给刘郁芬,刘示意二人坐下说话。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