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的决战

发布日期:2012-04-23 访问次数: 字号:[ ]


——记人民解放军解放沈家岭、狗牙山的战斗

在兰州市七里河区的华林坪、兰工坪南侧,横亘着两座巍峨耸立的高峰,东面的一座名叫沈家岭,西面的一座名叫狗牙山。经过解放以来30余年的建设,黄河水被引上了山顶。今天,这里山峦青青,流水潺潺,六畜兴旺,五谷丰登。这里的人民也深深地知道,这一切都是无数烈士当年在这里与蒋马反动派拼死搏斗、流血牺牲得来的。

()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扶()()战役中,歼灭胡宗南部主力43千余人,取得了这一战役的胜利。至此,党中央决定将华北的十八、十九兵团调入西北战场。西北战场上的我军不仅在质量上,而且在数量上均超过了敌人,牢牢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战略决战的时机已经成熟。,彭德怀司令员发出命令,我军第一、二、十九各兵团分别向青、宁二马进行追击,并经固关、任山河、三关口、六盘山战斗,歼灭青马骑兵十四旅和马鸿逵部5千余人,于8月初逼近兰州。

扶眉战役后,苟延于广州的国民党政府不甘心西北战场的失败,于8月中旬召集了有马步芳、马鸿逵、胡宗南等人参加的“西北联防会议”,制定了在兰州与我军决战的方针。具体计划以青马主力固守兰州牵制我军;以宁马主力南下固原后转向西进,增援兰州;以胡宗南残部进袭陇南,断我西进部队之后防,妄图借我军长途跋涉、远离后方、供给不足的困难,将我军合围于兰州城下。会后,马步芳于819日飞抵兰州,以号称精锐八十二军和一二九军为主力,配备青海、兰州的三个保安团共5万余人固守兰州。其中以战斗力最强的一九○师防守于沈家岭、狗牙山一线。

党中央对这场关系西北大局的战略决战极为关注,曾于816日、23日、26日数次致电彭德怀,就兰州战役的战略方针作出指示。823日的电报指出:“马步芳既决心守兰州,有利于我军歼灭该敢。为歼灭该敌起见,拟须集中三个兵团全力于攻兰战役。”并叮嘱一野指挥部“作充分的战斗准备。并须准备一次打不开,而用二次、三次攻击,去歼灭马敌和攻占兰州。”为保证战斗胜利,党中央还指示中央西北局“在兰州附近周围二三百里区域有计划的筹措粮食”,“全力支援兰州前线的需要。”

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彭总和一野司令部对兰州战役做了周密布置,以二兵团及十九兵团进攻兰州,以一兵团及六十二军经临夏向青海进军,以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在固原一带佯攻宁夏,以十八兵团主力及第七军沿川陕公路南下,牵制胡宗南残部。819日至20日,攻打兰州的第二兵团及十九兵团之六十三、六十五军遵照彭总部署,抵达兰州外围,开始对敌包围,其中二兵团第四军,经过陇西,穿过林木青翠的榆中兴隆山之后,第十一师先头部队在前进中于消灭了阿干镇之敌,1920日各师先后集结到达白家岘、海家岭、杨家沟一线。至此,我七里河区的阿干镇、西果园、黄峪、湖滩、彭家坪等大部分地区已获解放。

随着西北解放战场形势的飞速发展,我兰州地下党的工作,根据中共中央西北局和中共甘肃工委的指示,转入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兰州的活动。兰州地下党负责人罗扬实同志组织和带领地下党员王受天、汪治华、王应蛟等同志,先后搞到了兰州城防部署地图,沈家岭、狗牙山、头营子、二营子、三营子等山头敌人布防修筑工事的情况;敌长官公署各部、委、处的隶属关系和国民党省党部、三青团、军、警、宪、特各系统的头目姓名;兰州各大中学校校长、训育主任及军统系统特务兰州站站长任冠军等人的材料,并做了分类整理。当罗扬实同志打听到我解放军已到达双嘴山时。立即化装,途径阿干、大沟前往双嘴山,经过联络,部队同志将罗扬实同志送到彭总住处。罗扬实同志详细地向彭总汇报了兰州守敌的布防和军政情况,受到彭总的赞扬,为解放和接管兰州做出了贡献。

()

沈家岭、狗牙山位于七里河区魏岭乡之前山,呈南北走向,南与主峰马啣山相接,北和华林坪、兰工坪相连,蜿蜒直插于黄河南岸,犹如一座巨大屏风,挡住了兰州城西侧之通道。防守该地之敌曾将其比喻为“兰州锁钥”,足见其地理位置之重要与险峻。

沈家岭座落在水磨沟西侧、狗牙山东麓。绵延而来的主峰,在这里突然断落,形成了一个南北高、中间低的蜂腰状地形,断落处宽约百米。敌人利用这广为有利的地形,在蜂腰的背部旋帽顶村一带环山修筑了大量的工事。其外围为数百米长的雷区和鹿砦。从主峰以下,敌人将东西南三面的山坡削成高达两三丈的峭壁,其间明碉暗堡,星罗棋布,以密集的火力封锁着我军的唯一通道蜂腰部。主峰之后是敌人的炮兵阵地,敌军炮火随时可以增援。

 狗牙山在沈家岭西侧,这里地形与沈家岭相似,虽然这里地势较沈家岭开阔、兵力较沈家岭易于展开,但由于其地势低,沈家岭上炮火可以直接给以支援,也是易守难攻之地。

 ,兰州战役打响了!我二兵团四军的三十二团和二十八团于拂晓6时发起试探性攻击。经过激战,几次冲锋均未成功。彭总当机立断,命令全线停止进攻,总结经验教训,调整兵力部署。经过三天的总结、调整和准备,除二十八团作钳制性进攻狗牙山守敌外,沈家岭的主攻任务改由三十一团担任。拂晓,按统一时间发起总攻,我军炮兵群和主攻部队直接瞄准敌阵地,把敌人的暴露工事和堑壕打得支离破碎。三十一团组成并肩冲锋的两支突击队,在炮火掩护下,经过猛烈冲锋,在火光弹雨中突破了敌人的前沿阵地。突击部队和爆破队协同动作,密切配合,且战且进,击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反扑,我军指战员一步一步向前推进。三十一团从拂晓到中午,打退敌人11次反扑。每击退一次,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这时,能继续作战的指战员只有170多名了。三十三团加入战斗后伤亡也不小。后由三十团增援,直奔沈家岭,立即增强了攻击力量,迅速改变了敌我力量的对比。这时,敌人眼看沈家岭难保,全军面临覆灭的危险,即孤注一掷,组织整营整团兵力,向我军不断发起反扑。许多敌人光着膀子,同我军进行白刃肉搏,阵地上枪炮声、喊杀声混为一片。我指战员英勇顽强、前仆后继,把反扑的敌人一次又一次地打了下去。在这场恶战中,涌现出许许多多动人的英雄事迹,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史上,谱写了英勇悲壮的一曲。

三十一团二营教导员田有胜同志,为争夺战机而带头冲锋。担任三十一团两支突击队之一的第二营,刚刚突破敌人的前沿阵地,营长等几名军政干部突然负伤,影响了指挥,加之,在狭小的突破口地段,突击营兵力尚未展开,敌人乘机顽抗并组织小反扑。在此重要关头,田有胜同志机警果断,立即出现在先头部队中,一面鼓动士气,一面同战士一起向敌阵地冲锋,从而带动全营趁敌缩守第二战壕之机,一举攻破敌人防线,占领了第二战壕。敌人这道战壕位于第二台级峭壁之上,地形工事十分重要。我军占领后,使突击营站稳了脚跟,第二营及时投入战斗,并依靠它多次击退敌人反扑,作为攻夺敌人中心阵地的前进阵地,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弹药手赵发祥孤胆坚守阵地。他在冲锋时,机枪手阵亡,武器被敌击坏,他迅速拣起敌人未带走的手榴弹,同战友们一起投弹杀敌。当攻占敌人第三战壕时,班里只剩下他一人了。他正在考虑投靠友邻班继续作战时,忽然想起在战前决心书中写的“剩下一个人也要拼到底”的誓言,即坚定信心,一人守住阵地。当他看到一股敌人反扑上来时,偶然在一条交通沟转弯处,发现架着一挺轻机枪,由我军一名不会使用的战士守在那里。赵发祥喜出望外,正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器”,立即同这个战士合作,抓住这挺轻机枪朝着反扑的敌群扫射,打退了敌人的多次反扑。

三十一团四连司号员孙旺忠,是全团有名的“小鬼”。他的军上衣虽搭拉在膝盖上,但腰里却插满了手榴弹,紧跟连长战斗。当连长身负重伤没有干部代理时,他挺身而出,接过连长的手枪和指挥旗,代替连长指挥。他同全连仅有的十几名战士,把敌人的反扑打了下去。子弹、手榴弹打光了,他就冒着敌人的火力封锁,从摧毁的敌堡内,找来弹药,坚守阵地。

三十一团还有这样一位英雄排长,当突击队被敌重机枪火力封锁了前进地段时,他立即从侧面闪出,手端刺刀,一眨眼地冲到敌暗堡前,控制了敌人的火力点,接着用身体堵住敌枪眼,掩护突击队夺取了敌人的第二战壕。

八连副连长、投弹能手李国斌,投弹100多颗,胳膊肿了也不松劲,手榴弹打完了,又把敌人摔过来的手榴弹,趁未爆炸的瞬间,迅速拣起投了过去。他身负重伤不下火线,始终坚守一个重要工事,不能站着投弹就卧着投,打得敌人不敢接近,直到最后壮烈牺牲。

 三十团迫击炮连副排长吴文华,为了轻装伴随突击队前进,取下炮架和炮盘用两手代替,打得炮筒烫手时,就脱下衣服裹住,光着膀子打。他凭着自己的眼力和手功,发挥近射击的技能,在百米左右发射杀敌,打哑了敌人的火力点,多次打退了敌人的反扑。

二十八团七连副连长张保英,在与狗牙山反扑敌人短兵相接的激战中,手持自备长矛,先后刺倒11个敌人,其余的被吓得落荒而逃。他身负重伤,不下战场,终于同主力部队一起击退了敌人。

三十一团团长王学礼,三十团政委李锡贵,在指挥本团同敌人生死搏斗中机智勇敢,灵活果断,根据上级作战计划,随机应战,攻得动、守得住,一次次地打退了敌人的反扑。王学礼同志还亲自带领团直机关人员,白刃肉搏,粉碎了反扑指挥所的敌人。但他们都在沈家岭这场恶战中,英勇地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在沈家岭战斗的同时,三军七师协同四军向狗牙山发动进攻,经过一天激战,于午夜夺取了狗牙山,并乘胜向溃逃之敌追击。七师十九团一部冲下狗牙山,飞速越过兰工坪,水磨沟,仅用一个多小时,就奔向黄河铁桥桥头,切断了敌人的唯一退路。我进攻沈家岭的部队,这时也乘胜前进,经华林山挺进西关。至此,七里河区全境获得解放。

这次战役,从拂晓发起冲锋到攻占沈家岭、狗牙山,经过10余小时的激烈战斗,我军共毙伤敌人3800多名。为了兰州人民得解放,我军在这次战役中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约伤亡3千余人,其中有13名团级干部壮烈牺牲。826日中午,战斗全部结束。兰州宣告解放了,兰州人民从心底呼出了“天摇了,地动了,兰州人民解放了。”

 兰州解放后,七里河区的人民群众怀着无限沉痛和敬仰的心情,在沈家岭脚下的华林坪上,安葬了为解放兰州而牺牲的数千名烈士。陵园中那高耸的丰碑,铭载着烈士的伟绩,陵园中长青的苍松翠柏,象征着烈士精神永存,陵园中那成千上万的花圈、花篮,寄托着人民无限的哀思和对烈士英灵的怀念。安息吧!在解放沈家岭、狗牙山战斗中牺牲的烈士们,兰州的人民群众将在你们崇高的精神激励下,在你们流血牺牲的土地上,在改革、开放的时代潮流中,为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新兰州而奋斗!(许自强  供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